2005年,聂凤智夫人何鸣撰文怀念尤太忠:感谢他对我丈夫救命之恩

前言

尤太忠将军

1998年,尤太忠将军病故。到2005年,距离尤太忠将军故去已经有7年。

已经84岁的聂凤智将军的夫人何鸣撰文专门怀念尤太忠,感谢尤太忠将军当年对聂凤智的救命之恩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。

\"过去的风风雨雨,有许多事情都渐渐淡忘了,但是尤太忠司令员高风亮节、仗义执言、抢救聂凤智同志的这段往事,我牢记在心,永世不忘。\"

尤太忠将军与聂凤智将军,在过去战争年代,似乎很少交集,尤太忠将军是隶属于中野,而聂凤智将军则是隶属于华野,不过尤太忠将军于1958年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后,曾担任过27军副军长、军长,而27军的前身则是属于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,许世友曾任纵队司令,1949年2月,九纵改编27军后,聂凤智担任该军第一任军长。

在27军调归北京军区之前,一直是隶属于南京军区,那时聂凤智也在南京军区任空军司令员,两位老将军,应该也是在那时结下的缘分。

尤太忠将军虽然从面相上来看十分严肃,但为人重情重义,尤其是对当年的老首长、老战友,无论是在过去战争年代,还是在新中国建立以后,尤太忠将军与他的老战友们留下很多传奇故事,至今为人所传颂。

一听写王近山,尤太忠将军一下子来了精神

尤太忠将军是1931年参加红军,先后历任战士、班长、排长,抗战爆发后,红军改编为八路军,尤太忠又担任了八路军129师772团十二连指导员,特务连指导员。

图|尤太忠

1934年6月,尤太忠将军担任红31军93师279团2排排长的时候,王近山将军就是93师师长,后来改编为八路军以后,王近山又担任过772团副团长,一直到后来部队改编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、中原野战军六纵,尤太忠将军先后担任六纵十七旅副旅长、十六旅副旅长、旅长。

尤太忠将军晚年很少参加活动,也不接受采访,唯独在谈到王近山的时候,却破例接受了采访。

图|《一代战将——回忆王近山》

1992年军事科学院出版的《一代战将——回忆王近山》一书中,就有尤太忠将军撰写王近山的文章:

“早在土地革命时期,我们就与王近山同志一起在鄂豫皖根据地、川陕根据地一起战斗。抗日战争时期,我们同在八路军129师。解放战争时期,王近山同志是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(后改为中原野战军)司令员,后来又任3兵团副司令员兼十二军军长和政委,我们一直在他的领导下工作,我们从王近山这位老首长、老上级身上学到了许多革命斗争经验,我们一直深深怀念他。”

王近山将军在过去有一段特殊的经历,由于与结发妻子闹了矛盾,将军不顾上级与战友的劝阻,执意离婚,尽管目的最终达成,但将军也为此付出了代价。

一直以来,王近山将军始终被人遗忘在角落里,唯独只有尤太忠对这位老上级十分关心。1969年7月,王近山将军复出担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,时隔多年以后,尤太忠才在采访中称,当年王近山将军之所以能复出,也是时任27军军长的尤太忠将军从中斡旋的结果。

1969年4月,“九大”召开前夕,尤太忠将军赴北京,一次散步时与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闲聊。

尤太忠将军有意无意地谈到了王近山:

“王近山的问题处理得太重了。一个老红军当个农场场长,叫人家怎么过啊?”

许世友问了一句:“你有什么办法?”尤太忠回答:“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

两人聊来聊去,似乎并没有想到有什么好办法。

然而就在“九大”会议间隙,许世友找毛主席聊了王近山的情况,这才促成了王近山的复出。

图|王近山

1969年7月的一天,尤太忠到南京开会,住在南京军区第一招待所,晚饭过后,尤太忠在院子里散步,迎面碰上了军区司令部的管理局局长。这个管理局局长原来也是27军的一个干部,尤太忠对他很熟悉,见他行色匆匆,于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:“干啥去?”

管理局长见是老首长发问,也不是外人,于是告诉他:“许世友司令指示接一个老首长。”

“这个老首长是谁啊?”尤太忠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
“王近山。”

一听这个名字,尤太忠将军也很激动,他告诉管理局长:“几点钟到,我也去接。”

尤太忠将军后来告诉采访的记者,当时他听说了这个消息,心情十分激动,立即打电话给几个老战友,准备一起到火车站接老首长,但许多人的态度都不是很明确,气得尤太忠在电话里破口大骂:

“你们不去,我自己去。”

好在当天晚上,肖永银来了,吴士宏也来了,三人结伴到南京火车站。

火车停下后,穿着一身褪色军长的王近山携夫人从车厢里走了出来,他手里拎着一只旧旅行袋,女的拉着一个几岁的孩子,还拎着两个网兜,里面是玉米、山芋。地瓜等干粮,一见老首长下车,尤太忠等三个已经是军级干部的立刻上前去迎接。

图|许世友

尤太忠看着老首长沧桑的模样,心里很不是滋味,他指着那些东西对王近山说:

“您带这些东西干啥?”

王近山咧嘴一笑:

“自己种的,你们城里人吃不到。”

尤太忠将老首长迎接到招待所,吩咐炒了几个菜,尤太忠将军与夫人王雪晨始终陪在身边,第二天,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在中山陵8号摆了两桌丰盛的宴席,为王近山一家接风洗尘。

搭救老军长聂凤智

尤太忠与聂凤智将军,两人是在战争年代相识,两人都当过27军军长,彼此间也有很深的交情。

尤太忠是湖北大悟人,聂凤智是河南光山人,两人都是大别山子弟,参加红军、入党的时间也都差不多是前后脚,不过聂凤智要比尤太忠大5岁,是个名副其实的老大哥。两人包括许世友、王近山都是红四方面军的重要将领。

1933年7月,在川陕根据地,红四方面军依托于73师,连同数个县独立团武装,成立了红31军,王树声任军长、张才千任政委、黄超任政治部主任,下辖3个师,分别是91师、92师、93师。

图|许世友与聂凤智夫妇

王近山曾当过红31军93师师长,尤太忠担任过93师279团2排排长、5连连长,营教导员,后来还曾调任师政治部青年干事,而聂凤智担任过红31军271团政委、团长等职务。

红四方面军长征过草地时,尤太忠与聂凤智走在一起,那时的尤太忠人生得高高大大,但聂凤智注意到,尤太忠每天吃的东西都很少,因为补充不到足够多的营养,尤太忠高大的身子走起路来摇摇晃晃,眼看就要摔倒。

聂凤智十分担心,趁着271团收容队驮粮食的牲口上来以后,取了一大碗的炒面给尤太忠吃。

那时部队里的粮食本来也就不多,大家都很饿、也很累,尤太忠一开始也不肯要,是在聂凤智再三劝说下,才狼吞虎咽吃了半碗,吃了以后,尤太忠就坚持不肯再吃了。

也正因为这半碗炒面,尤太忠略微恢复了一些体力,后来走出了草地。

1996年4月13日,纪念长征胜利60周年,尤太忠将军接受记者采访,谈到了当年长征时艰难的过程。

“我们红四方面军是三过草地,第一次过草地,走到中间又折返回去了,在四川南下,那时说,打下成都吃大米,这是两过,第三次又返回来,北上陕甘,我们走了三次,困难的很啊,过草地有的州一二十天,有的州半个月,有的走个把月,红军到了陕北以后,好多人都开了小差,回去了,不干了,太艰苦了。”

尤太忠将军回忆:那时部队行军,都是一边走一边打仗,红31军93师中,除了271团是作为预备队,伤亡比较小以外,274团和279团都有不小的伤亡

图|聂凤智

谈到长征时期到吃的东西,尤太忠将军更是深有感触,对于一个部队行军打仗,两个最重要的因素,一个是枪支弹药,而另外一个就是粮食。

“我们那时都饿得走不动,没东西吃、没棉衣穿,没被子盖,冻死了,饿死了,走着走着躺下一个,走着走着坐下一个,一个冷,一个饿,就走不动了,死了好多人,都是饿死的,走不了啊。到了晚上,在草地上睡,又没有被子盖,又冻又饿,身体弱的很,晚上睡下来就走不了了,眼睁睁的呀,大家都是一样的呀……”

尤太忠将军自己后来当了营教导员,干部要在部队中以身作则,带的干粮全部给走不动路的人吃,但那也只是一点点干粮,最后没有吃的,把干部骑的马,用枪打死了,把牛皮烧了炖着吃。

由此也可见,当初聂凤智拿出的一大碗炒面,对于尤太忠来说,可以称得上是救命了。

艰辛的革命战争年代、令聂凤智的身体情况也不是很好,建国后,聂凤智将军在岗位上几番辛劳,身体情况更是每况愈下,尽管聂凤智在广西时,每天坚持担水,看似身体情况还不错,但他内心的苦闷却很难抒发的出。

1973年3月初,聂凤智因感冒引发哮喘,本来并不是一个大病,但拖来拖去,导致病情加重,从广西回北京开会,聂凤智因病重住进了医院。

聂凤智的夫人何鸣是4月初接到南京军区的电话,要她火速赶往北京去照顾丈夫,何鸣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,当即赶赴北京,等到到医院时,聂凤智已经进入到昏迷状态。因缺少医药,聂凤智的病情有恶化的趋势,何鸣立刻打电话给南京军区后勤部,希望能派医生过来,然而因为某些方面因素,医药迟迟不能到位。

图|许世友与尤太忠将军

就在这时,正担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,兼内蒙古军区司令员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尤太忠听闻老军长病重,第一时间来到医院探望。

一见面,尤太忠就对聂凤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

对聂凤智的情况,尤太忠十分关注,他对何鸣表示:

“你放心,不要着急,我马上把情况报告给周总理和叶帅。”

尤太忠离开医院后,将聂凤智的情况报告给了周总理和叶帅,周总理一听,立即下令:

“要请全国最好的医生,该用什么药,就用什么药,不惜一切代价,全力救治聂凤智将军。”

主持军委工作的叶剑英更是亲自布置,指示解放军总医院、海军总医院、空军总医院组成联合治疗小组,全力救治聂凤智,并要求将聂凤智的每项血液检测的样品分送三家各自检测,防止出现问题。

经过全力救治,聂凤智的身体情况逐渐得到了改善。

聂凤智后来还担任了南京军区司令员,一直到1982年,中央才批准聂凤智退居二线。

晚年拒绝写回忆录

据采访过尤太忠将军的记者说,将军晚年的记忆力非常好,对于年轻时候的事情,记得都很清楚。

图|吴东峰采访尤太忠与杜义德将军

记者采访过程中,老将军还谈到了在长征途中,他所在的连牺牲的人,虽然有些名字已经记不大清楚,但有些细节却记得很清楚。

“这个数字我记得很清楚,我要跟你们讲一讲……”

说话间将军伸出手指一个一个地数起来,一边数一边提高了嗓门:

“我们那个连队,从四川出发是106人,走出草地时,还剩下53人。”

尤太忠将军,晚年谈别人的时候兴致勃勃,但谈自己的事情却非常少,以至于没有留下多少详尽的回忆,尤太忠将军晚年也读过很多别人写的回忆录,但自己就是不愿意动笔。

谈到自己不愿意写回忆录的问题,老将军曾对记者这样说过一句话:

“讲真话,会得罪人,不讲真话,又讲什么呢?战争年代,那么多人都牺牲了,生命献出了,你活着的人还有什么可吹的!”

一次,尤太忠将军对老部下崔明礼说:

“我问你,打羊山集的时候,你是连指导员,你们在山上进入战斗时,全连有120多人,战斗下来就剩你光杆一个,你说你现在要写的话,你怎么个写法,都写到你崔明礼的名下吗?”

图|1982年时任成都军区司令员的尤太忠与徐向前合影

记者后来回去以后,将尤太忠将军讲的长征时期的故事,写成一篇文章,题目就叫《那半个连队,留在草地里——访尤太忠将军》。

没想到稿子送到尤太忠那里,将军坚决不同意发表,事后记者收到了尤太忠将军退回来的稿件,在打印稿的左上角空白处,将军用签字笔写着:

“吴社长 此稿,我坚决不同意发表 尤太忠”

尽管尤太忠将军谈论得很少,但在谈到老首长过去的事情中,我们也能够抽丝剥茧,体会到尤太忠将军光辉灿烂的一生。

尤太忠将军是红四方面军出身的将领,八路军时期又在129师,解放战争时期是中原野战军。

无论是在129师时期,还是在解放战争时期,邓小平都是尤太忠将军的上级,对这位老首长,尤太忠将军更是满怀着尊敬。

1947年8月,根据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,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,像一把尖刀一样插进敌人心脏里。

强渡汝河时,刘邓率领的野战军指挥部与中共中央中原局滞留在汝河北岸,身边只有一个纵队,尤太忠奉令夺取汝河南岸一个桥头堡太雷岗,当时的局势险恶万分,因为野战军指挥机关身边并无更多的部队保护,而东西南三个方向都有国民党军优势兵力。

尤太忠率领7个营夺取了太雷岗后,就牢牢地扎在这里,一直坚守到大部队过河。

图|邓小平与刘伯承

令尤太忠印象非常深刻的是,刘邓首长渡河后,赶到了前沿与尤太忠会合,看到两位首长迎着敌人枪林弹雨过来,尤太忠大吃一惊,赶紧劝说二位首长撤离。

等到尤太忠在打完了仗,撤到了指定地点时,邓小平走过来,紧紧地握住尤太忠的手说:“你辛苦了。”

邓小平晚年在谈到二野战史时曾多次谈到:

“尤太忠是一员战将,有功之臣。”

1973年2月22日,尤太忠到医院看望二野的老首长李达(二野参谋长)时,意外得知了一个消息,老首长邓小平从江西回来了。

一听这个消息,尤太忠当即表示,愿意去看望老首长,一进门,邓小平就笑着递过了一支烟,看着手里的这支烟,尤太忠怎么也没好意思把手里的中华烟再往出拿,离开老首长家以后,尤太忠在路上越想越不是滋味,于是命令司机一拐弯,直接到了京西宾馆,从那里的小卖部买了5条中华烟。

那时中华烟尚属于紧俏的商品,一般都是凭票供应,老部下一见尤太忠买了这么多烟,都好奇地问他给谁抽,尤太忠头也不回地回答:

“送人。”

图|邓小平与尤太忠握手

尤太忠出门后,直接又到了老首长住处,邓小平还有些奇怪,怎么你又来了,说话间尤太忠掏出准备好的香烟,邓小平拆了一包,立马点燃了一支烟。

“好多年没吸这么好的烟了。”

一听老首长这么说,尤太忠将军的眼睛立刻湿润了起来。

 


posted @ 22-05-18 01:55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南方彩票平台,南方彩票官网,南方彩票网址,南方彩票下载,南方彩票app,南方彩票开户,南方彩票投注,南方彩票购彩,南方彩票注册,南方彩票登录,南方彩票邀请码,南方彩票技巧,南方彩票手机版,南方彩票靠谱吗,南方彩票走势图,南方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南方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