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年内蒙古发现无名女尸,警方一筹莫展时,一张离婚诉状揪出凶手

2015年春节期间,冰天雪地、荒山野岭之中,内蒙古一座神圣的敖包旁,惊现一具无名女尸。

曝尸在零下几十度的野外数十天,死者的面容已然被冻得肿胀不清。死者衣服里没有任何随身物品,身上没有明显外伤,周边区域也毫无可疑痕迹。

想要确定尸源身份犹如大海捞针,至于调查方向更是毫无头绪,连案件性质是自杀还是他杀,都难以直接分辨。

然而,就在案件开局便陷入僵局之际,一张离婚诉状的意外出现,却让调查有了突破性进展。此后警方如有神助、一气呵成,极短时间内便成功破案。

那么,无名女尸究竟是谁?离婚诉状背后又藏着怎样的隐情呢?本期历史文社,带你走进“内蒙古无名女尸案”。

敖包惊现女尸,身份死因成谜

2015年2月底,恰逢新春佳节之际,全国各地都沉浸在欢天喜地、阖家团圆的美好氛围当中。

内蒙古兴安盟八一牧场,家住附近的王自立(化名)迎来了几位好朋友。他们专程从北京远道而来,拜年之余,也想欣赏一下内蒙大草原苍茫壮阔的自然风光。

王自立作为东道主,自然不好拒绝。于是,一行人顶着凛冽的寒风,冒着零下十几、二十多度的严寒,便开始在牧场里走走转转。其中,敖包无疑是首要打卡地。

所谓敖包,指的就是人工堆成的石头堆、木头堆或土堆。敖包多筑于山坡、丘陵之上,大体呈圆锥状,顶端和四周装饰着柳条、哈达和各色彩旗,迎风飘扬。看上去不仅赏心悦目,还自带一种傲视苍穹的壮丽与神圣感。

诞生之初,敖包本是以路标和界碑的性质广泛存在,以防止人们迷失在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上。

后来伴随着人类精神信仰方面的需求,敖包逐渐演变为祭祀圣地。在牧民心目当中,敖包象征“神在其位”。凡是路经有敖包的地方,很多牧民都会上前参拜,祈祷神灵庇护,能够丰衣足食、健康平安。

总之,王自立特意带着朋友来到八一牧场最具标志性的敖包。正当大家围绕敖包仔细欣赏之时,突然,一道奇怪的身影闯入王自立的视线,猛然把他吓得够呛。

只见不远处,一片枯黄的草地和积雪中,似乎躺着一个人。大家好奇走上前去一看,那竟然是一个女人,更准确地说是一具女尸。

短短几分钟后,接到报案的兴安盟公安局岭南农垦分局刑警就赶到了案发现场。

经过初步勘验分析,死者年龄40岁左右,身高1米6上下。一头黄色长发,身穿蓝色呢子大衣、黑色皮裤和一双高筒黑色皮靴。

死者衣着整齐,全身上下没有明显伤痕或血迹。尸体周围也找不到任何打斗的痕迹或者足迹、作案工具等线索。放眼四周,只有下坡处散落的几个空酒瓶略显突兀。

看上去,死者似乎是喝醉了,才在外面意外被冻死的。毕竟当地酒文化比较浓厚,醉酒后冻死街头的事故虽然少见,但并非没有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死者的外套虽好好穿着,可里面的衣物却展现出要脱不脱的状态,尤其是内衣都快拉扯到肩膀上了。

法医学术语中,有一个“反常脱衣现象”。其指的是,人在极端寒冷、持续失温的情况下,下丘脑体温调节中枢反而会发出热的信息,使人产生幻觉热感,即反常地觉得浑身发热,从而试图脱掉衣物。

然而,反常脱衣好似间接印证“喝醉冻死”猜测的同时,死者的穿着打扮却也否定了这种观点。

要知道,死者仅穿了一件打底衫和偏薄的呢子大衣。就算她事出有因、头脑发热,偏要在天寒地冻的严冬时节,独自跑到敖包旁边喝酒买醉,按理说至少也该裹得严严实实。可她眼下这幅单薄的打扮,与白天都零下几十度的气温相比,显然不合时宜。

此外,死者分明倒在一个小山坡上,但却头朝下、脚朝上,怎么看都不像是自己躺的。

总之一句话,无名女尸究竟是死于他杀、自杀还是意外冻死?每种猜测乍一看都有合理的依据和矛盾点,一时间警方都难以定性。

死因成谜不说,连死者身份都难以确认。

由于受长时间低温冰冻的影响,死者的面部已经变得肿胀不堪,根本无法识别具体样貌。什么手机、钱包、身份证件也通通没有。

再加上死者已经被冻到血液凝固、内脏结冰,贴身衣物都与皮肤紧密粘黏。必须耐心等待解冻后,才能进行下一步的尸检。

而在等待的时间里,警方唯一能做的,就只有大海捞针般地翻阅失踪人员名单,顺便发布协查通报,希望有家属主动前来认领。可惜结果一无所获。

警方走访民众

这种状况于破案心切的警方而言,无疑等同于拳头打在棉花上,哪儿哪儿都不得劲。

奇怪离婚诉状,调查不断反转

一晃3天过去,无名女尸终于解冻到了,满足尸检条件的程度。

面对调查刚开局便陷入僵局的窘迫状况,无名女尸本身几乎已经成为警方破案的最后希望。

伴随着一众警员紧张的视线,法医小心翼翼的层层剥离开死者的衣物。很快,法医就在无名女尸的颈部发现了清晰的扼痕,以及短小、细微的擦伤和皮下出血。这就表明,无名女尸很可能是被人活活掐死的,此案基本可以定性为他杀。

当然,最至关重要的线索,还要数一张奇怪的离婚诉状。

就在慢慢脱掉死者下半身衣物的过程当中,法医在死者穿着的两条棉裤中间、接近膝盖的位置,意外发现一张折叠起来的纸张。

警方展开一细看,那竟然是一张附带着法院传票的离婚起诉状。其中原告的位置,清楚写着一个名字——耿丽(化名)。

有一些老人会专门在裤子内侧缝一个兜,用来装钱和重要物品,防止被偷。照此类推,死者将离婚诉状藏在两条棉裤中间、如此隐蔽且私密的位置,随身携带。这只有两种可能解释的通。

要么,这份离婚诉状对死者真的至关重要、不可或缺。

要么,这是死者故意而为之,留下的关于自己或凶手的线索。

离婚诉状的突然现身,终于给警方指明了一个调查方向。岭南农垦分局刑侦大队立即调取户籍信息,并顺势找到耿丽家中。

“我女儿过年没回来,都几个月没打电话回家了”。

听到耿丽父母的话,警方心头猛然一惊。失联数月,结合耿丽的离婚诉状——死者就是耿丽似乎八九不离十了。

由于担心直接拿出无名女尸照片让他们辨认,会吓到两位老人。警方决定委婉地请他们给耿丽打个电话,只说有事情需要询问一下。

出乎警方意料的是,电话居然打通了。而且瞅着两位老人平静淡定的模样,电话那头应该就是耿丽无疑,毕竟父母肯定辨认得出女儿的声音。

死者不是耿丽!这个反转让警方难掩瞬间的错愕。他们连忙接过电话,通知耿丽即刻到岭南农垦分局协助调查。

约莫一个小时后,耿丽便现身警局办公室内。她看着眼前那张属于自己的离婚诉讼书,简直一头雾水:“这是我的离婚材料,可又不是我的,我那份早就被我给撕碎了”。

耿丽

而对于死者的照片,耿丽仔细看了半天,始终一脸迷茫,确定自己不认识对方。

不过既然是离婚诉状,自然是原告一份,被告也有一份。被告人是耿丽的前夫——常勇(化名)。

眼看着针对离婚诉状的调查出现变故,需要先找到常勇的行踪才能进行下一步。岭南农垦分局副局长忙不迭地将视线转到另一条线索上。

事实上,尸检期间,同样是在棉裤的夹缝内,警方还找到一张名片大小的破旧小纸片,上面密密麻麻写着6个电话号码。

副局长拨通了其中一个号码,简单表明身份后便直入主题,询问对方是否有亲属失踪。

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询问,电话那头的女性表现得十分激动,她声音颤抖地说:“我小妹年前就失踪了,现在都没找着”。

后经一一通话确认,小纸片上的6个电话号码,来自于一家六姐妹。她们时年38岁的小妹张霞(化名),自打2014年12月22日有事外出后,就离奇失踪、音信全无了。

同一时间,警方顺利找到了常勇的下落。常勇亲口证实,他的那份离婚诉状一直在他女朋友手中,那人正是张霞。

凶手浮出水面,真相令人唏嘘

40岁上下的年纪、接近2个月的失踪时间,以及那份“独一无二”的离婚诉状。种种线索都指明,敖包旁那具无名女尸,很可能就是张霞。

张霞

当然这种推测最终也得到了张霞家人的证实。

就在岭南农垦分局副局长拨通6个电话当晚,张家一家10几口人全都赶到警局。在辨认出死者就是张霞后,现场瞬间变成一片泪海。

他们崩溃的表示,张霞性格大大咧咧、待人友善,从未跟谁结仇结怨。他们无法想象,张霞怎么会突然死在荒无人烟的草原敖包旁。

尽管张霞的家人对其失踪、死亡背后的详细情况一无所知,但好在常勇这个男朋友当得还算合格。

据常勇回忆,2014年12月22日那天一大早,他与张霞搭乘客车从科右前旗来到乌兰浩特市约会,他们一直在购物、逛街,直到天快黑时才随便找了家饺子馆吃晚饭。

情景再现

期间,张霞一连接了好几通电话,表情也越来越差。饭吃到一半,她一个人急匆匆打车离开了。自那以后,他就再没联系上张霞了。

顺着常勇提供的线索,警方调取了张霞的通话记录,发现她最后一通电话的联络人名叫张军(化名)。

正所谓“无巧不成书”,警方顺着张霞失踪当日行动轨迹走访调查期间,恰好遇到一个老乡。他清楚记得2个月前曾在客运站附近,目睹到张军与张霞碰面的场景。由此可见,张军应当就是张霞失踪前见的最后一个人。

需要注意的是,张军其实是张霞的前男友,两人一度走到谈婚论嫁的地步。甚至于,张霞的家人都不清楚他俩已经分手、张霞另寻新欢的事实。

张军

22号那天晚上,张霞的大姐看妹妹一直没回家,担心出事,还特意打了电话给“妹夫”张军,询问张霞是否在他那里。当时张军的回答是,他俩见了一面,闹了点不愉快,张霞一气之下独自离开了。

而这也再次印证,张霞是在见过张军以后莫名失踪的事实。

结合种种线索,岭南农垦分局刑侦大队立即出动,将张军拘捕归案、展开审讯。

或许是于心不安,或许是无力狡辩,张军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张军

原来,两人的恋情之所以破裂,全然是因为张霞嫌弃张军是个客运司机,收入微薄,单方面踹掉了他。

无论张霞是爱慕虚荣,还是不愿接受“贫贱夫妻百事哀”的生活。总之没有缘分,散了也就散了,感情这事没必要强求,强求也没啥好结果。

可奈何情况特殊。交往期间,为了讨张霞欢心,张军是好吃好喝伺候,鲜花礼物不断。不仅掏空全部积蓄,还欠下不少外债。

他原本想着,倾家荡产能够抱得美人归也不错,不料竟赔了夫人又折兵。张军左想右想,自然咽不下这口气。所以分手以后,张军一直都在纠缠张霞,让她复合、还钱二选一,必须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。

张霞与张军

两个人就像猫抓老鼠一样,一个逃,一个追,始终纠缠不清,闹得也越来越不愉快。

直到2014年12月22日这天,忍无可忍的张军打电话约张霞见面,表示不管是好是坏,今天一定要确定个结果,不能再这么拖延下去。

张军回忆称:

“她一上车又骂,骂的话不好听。” “我右想左想,完了车门一关里面一锁,我上去以后尽力掐脖子”。

22号晚上6点左右,两人在客运站附近碰面,一起上了张军的车。谈判期间,张霞非但毫无诚意,还口出恶言,全程骂骂咧咧。

张霞的恶劣态度,让张军积压已久的怒火彻底爆发。他红着眼猛扑上去,用手死死掐住张霞的脖子,硬生生将其掐断了气。

发现自己激情杀人后,张军惊慌失措,他连忙驾车找到一片荒无人烟的草原弃尸,顺带把张霞的手机等随身物品全部摸走,妄图毁灭证据、法外逍遥。

好在“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”。张军怎么都没料到,生死垂危之际,张霞竟然下意识将男友的离婚诉状和电话纸片拼命塞进棉裤里,冥冥之中为警方破案,留下关键线索。

这起案件告诉大家两个道理。其一,不管有多么气急败坏、怒不可遏,都一定要强迫自己保持冷静,切莫为发泄一时之气,赔上自己的未来。其二,古往今来,邪不压正,做了坏事终究会付出代价,所以一定要坚守法律的准绳。

以上就是本期历史文社的全部内容,看完不要忘记转赞评加关注,感谢您的支持,我们下期再见!

 


posted @ 22-05-18 01:29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南方彩票平台,南方彩票官网,南方彩票网址,南方彩票下载,南方彩票app,南方彩票开户,南方彩票投注,南方彩票购彩,南方彩票注册,南方彩票登录,南方彩票邀请码,南方彩票技巧,南方彩票手机版,南方彩票靠谱吗,南方彩票走势图,南方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南方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